老人和他的1000多架航模:模型造得越好,战机就越多

2021-04-16 10:04       网络整理

  一位老人和他的1000多架航模

  ■本报记者 张 新 通讯员 邢 哲 方 蕾

  今年,是新中国航空事业发展70周年。北京北郊,中国航空博物馆陈列着50架飞机模型。这些模型囊括了中国大多数“明星”机型,在这里公开展出。

  这50架航模,均出自航空工业集团成都飞机工业公司航模人韦克敬之手。每一架航模都有名字,每个名字背后都有故事。观察从我国首架喷气式教练机歼教-1,到国产新一代隐身战斗机歼-20,新中国航空工业从无到有、由弱变强的历史进程,韦克敬用毕生心血制作的飞机模型是一个窗口。

  60多年来,韦克敬制作了1000多架飞机模型,大到2米长的歼击机,小到8厘米长的教练机,共计600余种型号。

  透过这些模型,我们更直观地读懂中国航空工业的历史和今天。

  一架架航模承载了太多自豪

  推开韦克敬工作室的门,也就走进了航模人的世界。

  在这间30多平方米的工作室内,目光所及之处,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飞机模型。大到2米长的歼击机、小到8厘米长的教练机,它们几乎囊括中国航空工业历史上所有的机型。

  航模全部按照比例完美复制。机身和机翼的比例、内部的透视关系,与真飞机无异,精度可以用毫米计算。一架航模就像一幅画,把这些画拼起来,就是一部航空工业史诗般的画卷。

  没有身处其中,就无法感受到这种扑面而来的震撼。不难想象, 河南资讯网,这些航模的背后是韦克敬熬过了多少个无人知晓的夜晚,双手磨出多少个血泡……其中甘苦,早已成为他与1000多个航模故事中不可分割的章节。

  如今,84岁高龄的韦克敬已经退休,但修复航模是他每天坚持的工作。

  阳光透过窗户, 生态快报网,映射在韦克敬皱纹密布的脸上。他如往常一样端坐在桌前,专注、认真,处处透露出一种从容与热爱。

  工作间隙,他偶尔抬起头,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,畅想着越来越多国产飞机,飞向辽阔的天空。

  对韦克敬来说,时间是静止的——

  在制作航模的时候,他的眼中只有航模,完全沉浸其中,时间像是定格在一个瞬间。

  对中国航空工业来讲,时间又是运动的——

  投身航空事业60多年,韦克敬见证了中国航空工业的蓬勃发展,这1000多架航模,描绘了中国航空工业的宏伟蓝图。

  走进韦克敬的日常生活,能够看到作为航模人的质朴。午饭时间,饭桌上摆放着一碗面和一小碟剁椒咸菜。

  午饭后, 中国资源推介网,韦克敬戴上老花镜,翻看航空专业相关书籍。有年轻工匠给他打电话询问技术难题时,他总是耐心解答。

  生活虽然简朴,但韦克敬的精神世界非常富足。

  “航模人,就要一辈子专心干一件事,模型造得越好,飞上天的战机就越多。” 在所有航模中,韦克敬倾注感情最多的是歼-5甲。这款机型,是厂里研制生产的第一架战机

  “这架模型承载了太多的希望。”韦克敬说,当时中国航空工业刚刚起步,能够制作一架歼-5甲模型,就意味着更多人可以学习飞机的构造和原理,意味着中国离自主研制飞机的梦想更近了一步。

  为了这个梦想,韦克敬和中国航空人开启加速度。在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,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速度,如同这个国家的发展一样,让世人惊叹。

  60年,时代发生巨变,但韦克敬的选择从未改变。将韦克敬的人生卷轴徐徐展开, 香港资讯网,他生命中为之自豪的段落都与这1000多架航模息息相关。

  制造航模不仅是一份工作,更是一份事业

  微电影《逐梦》中,有这样一个情节让人印象深刻——

  “12天时间,在没有任何资料的情况下,完成新机型的图纸设计、下料雕刻、上漆晾晒……”接到如此苛刻的制造任务,年轻的韦克敬眉头紧锁。

  这次任务不仅时间紧迫,还要确保航模内部结构的精度,难度可想而知。思忖片刻后,韦克敬立下“军令状”,接下了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镜头一转,已是深夜。

  韦克敬双臂伏于桌前,拿着刻刀仔细雕琢。墙上的时钟“嘀嗒、嘀嗒”快速跳动,不知不觉天边泛起鱼肚白。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身心俱疲。为了打起精神,韦克敬准备了一盆凉水,困的时候撩起水,在脸上反复搓……

  就这样,航模制造如期完成。飞机内部结构按照比例完美复制,精度达到8毫米。航模制造成功的消息,伴着韦克敬的笑脸,像风一样传遍整个工厂。

  12天——是中国航模人的速度,创造了当时国内制造航模的最快纪录。

  8毫米——是中国航模人的精度,这个数字一度成为业界航模制造的新标准。

  两项数据的背后,是韦克敬数十年如一日的艰辛付出。

相关推荐